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暨阳社区

   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7066|回复: 0

【见证江阴30年】谭钟明——我的名字叫江阴

[复制链接]

Rank: 8Rank: 8

UID
506624
积分
1853
经验
1431 点
金币
4219 枚
注册时间
2011-2-18
最后登录
2018-10-11
发表于 2017-9-25 16:00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我住长江尾,我是江阴人,胡山源先生说的好:“江阴好,山水气势雄,三十三山罗四境, 长江滚滚隐蛟龙,四季景无穷。”
     1987年,江阴撤县建市的那一年,我是一名初中生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的天真蓝、水真清,村边的池塘清澈见底,花山的泉水清甜可口。但那时候的信息闭塞,再加上我年龄还小,并不在意撤县建市这件事,更不知道这件事在今后对自己的影响。
      现在看来,那是一个剧变的年代,是农业转向工业、农村转向城市的重要关口。孔子说,名不正,则言不顺;言不顺,则事不成。通过撤县建市,宣告经济重心和生活方式的转变,由此乡镇工业不断发展,城区规模不断扩大,众多农业人口转向非农、进入城市,改变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传统农业模式,发展第二、三产业,使江阴在全国县域经济中脱颖而出,名列前茅。
      三十年弹指一挥间,我还记得那时候的穿着,基本千篇一律,夏天是白衬衫黑裤子解放鞋,冬天是头绳衫棉毛裤布棉鞋,没有什么特色,更没有什么个性。唯一让我怀念的是冬天取暖穿的芦花靴,那是可以和旧时的草鞋相比美的,现在早已消失不见了。如今走到大街上,不论哪个季节,穿着都是五颜六色,呈现个性。
      八十年代,农村已经告别饥饿,作为主食的米面可以管饱,但是菜肴仍然很贫乏,以地头出产的蔬菜为主,鸡鸭鱼肉等荤菜还是偶尔打牙祭,只有在逢年过节才可以大快朵颐。我还记得小时候佐饭的酱油汤,汤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咸味,让我到现在也忘不了。到了今天,食物极大丰富,天南海北的食品应有尽有,结果一切都反了过来,蔬菜当了宝,荤菜都不爱吃。
     八十年代后期,农村兴起建房热,上梁的爆竹此起彼伏,1988年,我家也由两间半的平房翻建为三间三层的楼房,极大地改善了居住条件。世纪之交,我在城区落地生根,住上商品房。与此相对应,江阴的城区不断扩展,江阴的建筑不断升高,江阴人均住房面积不断增多。
      1989年,我到常州上学,就像“陈奂生上城”,带着蒙昧无知走向城市,记得第一次见到公交车,不知道怎么乘坐,引起同学的诧异。和此相对应,那一年的江阴还没有城区公交线路。而今天,江阴的公交线路四通八达,再加上低资费的惠民政策,让市民出行更加方便。同时,私家车的拥有量逐年攀升,上下班高峰的城区道路成为汽车的洪流。
      江阴的撤县建市,改变了我的衣食住行,也改变了众多江阴人的生活轨迹。江阴撤县建市三十年,是继往开来的三十年,是变中求进的三十年,是天翻地覆的三十年。
      江阴之变,是城市社会之变。镇改街道,喻示着由农村小城镇向中小城市的迈进。工业企业退城入园,意味着前苏联模式的工业化城市向欧美模式的服务业城市的改变。文明城市创建,宣示着外形“造城”向内涵“建城”的转变。
      江阴之变,是民生社会之变。绿色、环保、生态,成为政府和市民的首要追求,经济不再成为唯一指标。教育、医疗、住房成为政府和市民的热点话题,改善民生成为共识。二胎政策的开放没有形成一窝蜂,市民的认识更加理性。
      江阴之变,是信息社会之变。传统的纸面媒体、广播、电视为现代的电脑、手机和网络所替代,信息化社会初见雏形。人们的交流方式渐渐由面对面改为网对网,工作、生活逐步趋向智能化。微信、支付宝等极大改变人们的交易方式,货币革命影响深远。
      不管江阴怎么变,我爱江阴不变。
      我的名字叫江阴。

公安部备案号:苏公网安备32028102000061号

广告服务|争议投诉|移动客户端下载|手机触屏版|暨阳网

GMT+8, 2018-10-23 15:57 , Processed in 0.787220 second(s), 7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工信部备案号:苏ICP备05002812号-1

版权所有:江阴市暨阳在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
法律顾问:江苏春申律师事务所—邵伟洪律师

返回顶部